平笙

all武当!这次是少武,我对少林爱的深沉。

还是老样子!小学生智障文笔!可以接受的请往下!



少林的场合

 

 

那个少林,成了众人话题的中心,几个月以前就是。他是少林寺里最强的那一位,却在几个月前对着点香阁伶人一见钟情,从此日日待在那人房中成了门下客,听说为了他一掷千金却迟迟不肯将人赎出。

 

“哎,说书的,你说这和尚对那伶人究竟是?”一个茶客不耐烦的打断了说书的长篇大论,迎来了其他人的附和。

 

“你说,这小官儿得有多美让一和尚对他死心塌地的?夜夜留宿?”

 

“死心塌地?你可别说笑了,若真是情深至极,又为何不将人赎出来反而任由他呆在风月之地?”

 

“我可听说是那人不愿离开。”

 

“那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能让。。”

 

对话被说书人的轻咳打断,几人都看向他,“各位别急,”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又抿了一口茶才慢慢道来。

 

“你呆在我这不怕被人说?”榻上男子对着对他正坐的男子眯了眯眼睛,几缕青丝随意的从肩上滑落,还有的俏皮的勾在那人的脸颊上,勾起几分痒意,武当不禁缩下脖子,领口因这动作而露出大片春光,灼热的阳光透过纸窗被柔和了光,轻抚在那人身上。

 

“。。无碍。”和尚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阳光,在榻上之人的身上投下一大片阴影,“你到底什么时候走。”

 

“我说了,等人。”他翻了一页手中的书,然后不满的抬起头来,“你挡着我阳光了。”他伸出手推了一下那和尚,没推动但是那人却乖乖挪动了脚步。

 

“。。。”

 

和尚抿了下嘴唇,然后走到武当身边动作轻柔的帮他整理起衣领,“我等你。”

 

诧异的看他一眼,和尚眼里满满的认真,他钩唇一笑,伸手拉住和尚的衣领,用力将他拽向自己,细细的看着和尚吃惊的表情,划过他瞪大的眼睛,“等我?”武当眼神沉下来,“我若是等1年呢?”

 

“我等。”

 

“三年呢?”

 

“等。”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他将和尚拉近,近到两人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和尚毫无保留的眼神被武当一览至尽。那种眼神武当熟悉,每个点香阁的客人到了最后都会露出那种眼神----欲望。

 

他扯着和尚的衣领,双腿迅速的夹着和尚精瘦的腰,然后用力一翻,将和尚压在身下。本就松垮的衣服因为这番运动而滑落至肩膀,身下人顿时肌肉一紧,整个人都弓了起来,手臂撑着榻,上半身抬起被迫凑近武当。

 

满意的感受到自己骑着的某个地方开始渐渐变得涨热,他恶趣味的扭动了下身子,听着和尚近在耳边压抑的喘息,直接招来飞剑将人钉在榻上,然后从他身上起来,走到了刚刚和尚坐的椅子上,笑着喝了一口水,然后再也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

 

“我。。”和尚还保持着被钉的姿势,嗓子因为情欲而沙哑,“我很抱歉,”他们两人曾是挚友,一起上场杀敌,并肩作战,然后他受了重伤,“那不是你的错,”,即使及时救治,张简斋也帮忙,但是他还是失去了记忆,全部的,到了现在也只有点点滴滴的记忆,“我。。。就算我现在想不起来,就算还有很多不清楚的。”他不敢想象当武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的神情,但他记得睁眼时那人眼中的柔情,武当沉默了,如今已经几年了,但是,当年的情景他又如何能够忘记?两人都陷入苦战,但是他却独身一人冲往前方吸引了大多兵力,等自己再回神,面对着一地尸体,眼中却只看见不远处早已浴血之人,而当自己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时,他早已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了。又如何不是自己的错?当年若是自己再强一点,也不至于。。。不过,

 

“我,我也想陪伴与你左右。”即使你早已心有所属。


“不论你在等谁,我。。我等你,无怨无悔。”

 

“傻子。”

 

“傻也好,可我。。!”

 

武当走到和尚跟前,俯下身,嘴唇附上嘴唇,解开飞剑对他的拘束,翻身骑上和尚,在僵直着的和尚嘴里一点一点轻柔的吻着他,单手解开自己的衣裳。

 

“我等了多年了,傻秃驴,就等你想通呢。”

 

和尚不知所措的扶着他的腰肢,眼神迷茫却亮的不可思议。

 

“春宵一刻值千金,嗯?”身上人一挑眉,然后解开了和尚的衣衫,连带着放下了床纱。

 

“明天就和沈袖说,让你离开。”

 

“不用,我又不是他的伶人,他欠我个人情。我只是暂住而已。”

 

“。。。嗯”

 

“唔!你轻点!”

 


小剧场

成亲当天

”好困。。。“

”你再睡会儿吧“

”还能睡多久?“

”一个时辰“

”啊。。。成亲好麻烦。“

”那就不成了。“

”哎?“

于是当天,客人看到新郎带着另一个新郎跑了。

”走走走!我想吃那家小点心“

all武当 华武篇

警告!小学生智障文笔注意!可以接受的请往下!


华山的场合

 

 

“哟!小道长!今天也来要钱啊?”

 

在路旁的道长停止了打坐,斜看了他一眼,“掌门之命。”

 

华山口中半咬着一根草,全身包的严严实实的,他有些不满的把双手背到背脑后,“哎,你说,你们这天天来,咱掌门又没还钱过,干嘛还要来?这冰天雪地的,来了还挨冻。”

 

道长收回因为内力运转而自发运转的飞剑,从地上站了起来,定定的看着华山,“掌门之命。”

 

见华山从背包里翻翻找找,不多时找出一份尚且温热着的胡辣汤,“小道长,你喝点罢,华山秘制胡辣汤,让身子暖和暖和。”

 

“。。。。多谢。”未过多推辞,微偏过头便服下,一碗毕身子确实暖和起来,连带着内力也回满了。

 

“小道长,你说你们武当掌门至于天天让你们站这儿,咱都因为没钱建到雪山了你们还要要钱,真不知你们掌门怎么想的。”

 

“掌门所想非我们可推测。”

 

华山突然凑上前去细细打量着道长的脸。

 

“小道长,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也没见你笑过,小道长你可千万别学你们邱师兄。 ”两人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道长可以看到自己眼睛在他眼睛中的倒影,“有话好好说,凑这么近干什么。”飞剑有所感应从背后匣中飞出,将华山硬生生逼退两步。

“小道长,不对,武当兄,在下有一个问题。”华山语气突然郑重起来。

“?”

 

“贵门派,接不接受以身抵债?”华山突然闪身到道长旁边一把搂住道长然后带着他用着轻功飞到了楼顶。

 

“你!”道长一向波澜不惊的眼中浮起慌乱。

 

“我以身相许可好?”华山颇有些嬉笑着再次凑近他,不过这次却没有飞剑阻拦。

 

“我心悦你已久。”眼对眼,笑意未到眼底,却一眼望尽眼中充满的深情,一时语塞。

 

华山轻轻的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饶有兴致的欣赏着他霎时间变红的双颊。

 

“我待你回复。不过,我做娘子,可好?”

 

许是雪花一时迷了眼,深情一时迷了心,他应“可”,不知是那碗汤还是那人喜悦暖了心。

 -------------------------------------------------------------------

小剧场

成亲之日

“唔!说好的,哈,娘子呢?”

“娘子的职责就是让夫君你舒服啊。”

  "。。。无耻,唔嗯!"


锤基~还是想不出名字


还是小学生文笔,能接受的继续,ooc算我的。



洛基爱着阿斯加德那个傻兮兮的大,不,二皇子。

很爱很爱。

这事估计只有那个傻大个不知道,其他人呢,看透不说透。因为他们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洛基有时候会想,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过于关注那个蠢金毛的,或许是在自己每次恶作剧过后只有他会不计前嫌的凑上来,嘴里喊着弟弟脸上笑嘻嘻,或许是在父亲对于肌肉锤子神给予过多希望而引起自己不满,或许在那个夸张的大厦顶上从眼底流露出来的包容和希望,或许是在,每一次,那个雷神,和自己并肩作战时的,不加掩饰的信任。

到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和索尔并肩作战的感觉糟糕透了,这家伙只会上去硬干,一点计谋都不会用,连带着他这个诡计之神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不过就算这么说,和他一起战斗是必须的,毕竟索尔的命已经被他预定了。

不过洛基不在乎这种事情,他想要的,从来就是。。。。但是即使如此,在看到索尔和愚蠢的中庭女人在一起如此亲密的做着他没有可能做的事情,心中还是苦涩。十指相扣,亲吻,一幕幕刺痛他的眼睛,在索尔眼里,洛基永远是那个只会恶作剧的长不大的小孩,所以他走了,不愿再看下去,他决定一心完成灭霸的命令。

后来他失败了,但是他庆幸他失败了。

简知道了,然后对他露出了夹杂着抱歉,同情的复杂眼神。

女武神知道了,也对他露出了同样的神情。

他也知道,可是,无法克制。

“i,loki,”洛基知道自己会死,他觉得,这种死法挺不错的,“son of 。。。”只是想再看一眼那个傻哥哥,“odin。”接下来的话,他已经记不清了,满心满眼的只有专注地痛苦的看着他的索尔,这样就够了,只要看着我就够了,洛基最后却露出了一个微笑,就算是死也好,我只要在你心里留下一抹永远都消磨不去的划痕就好。

BROTHER,我向你保证,太阳的光辉会再次向我们投来,

只是,不会有我了。

I LOVE THOR


锤基 (无题)一个小脑洞

发布了长文章:锤基 (无题)一个小脑洞

点击查看

看完复联3的一个脑洞,小学生文笔没错了hhhh